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浪侠杜洛传奇之海岛激情】(02)作者:FirstWarrior
【浪侠杜洛传奇之海岛激情】(02)作者:FirstWarrior
字数:74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2回:我们爸比不在家

  在马来西亚槟城沿海地区一栋别墅宽敞的大厅里,两人正裸着身体躺在地板上。

  那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大约三十出头,一张脸孔被满脸的鬍子掩盖了一大半,但依然挡不住他的不羁之气。

  他身体健硕,小腹上的六块腹肌隐隐可见,双腿间那根大屌已经高高勃起,犹如一头勐兽般的在耀武扬威。

  那女的年纪很轻,大概只有十八九岁,是个典型的溷血儿,拥有高挑身材以及浅金色的披肩长发,只是脸孔还保留了东方人的秀美。

  此时的她嘴上含着一块冰块,正在用冰块轻轻的揩着那男子乳头,而她的一双玉手也没闲着,右手在抚摸他脸庞,左手五根手指正在男子小腹上跳着探戈,逐渐来到那朝天竖立的大屌附近。

  这一对沉溺在性爱中的男女正是杜洛与蜜雪儿。

  两人在泳池里翻波逐浪后意犹未足,于是蜜雪儿就把杜洛带到别墅大厅,继续第二场。

  刚才蜜雪儿泄了一次身,但杜洛却尚未射精,他那根大屌一直保持着坚挺的状态,再加上蜜雪儿百般挑逗,使那巨物更是高举不下。

  第一次是勐烈的,两人的性需求稍微缓解一下后就把节奏放慢下来,慢慢的品嚐对方身体。

  蜜雪儿左手在杜洛大屌附近徘徊了一阵子后终于一手把大屌抓住,而同时杜洛也把一双大手放在她乳房上,把她那小巧玲珑的乳房又搓又揉,变出了无数个不同的形状。

  两人都不急着正面交锋,都尽可能把前戏延长,以此把对方情欲挑到最高点。
  杜洛在享受着蜜雪儿高超技巧之馀也暗自感到惊讶,「她小小年纪,又不是一个性工作者,怎么会懂得那么多呢?唯一解释就是她从小就被高人调教。可是……以她这么一个富家女,会有什么人调教她这些性技巧呢?」

  他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他毕竟只是个浪子,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子,所以他并没有纠结下去,而是全神投入与蜜雪儿玩那性爱游戏。

  两人犹如高手对战一样,各自把自己擅长的技巧用在对方身上。

  和真正的高手对决不一样的是他们并非在殊死搏斗,而且两人都从对方身上获得极乐。

  杜洛在蜜雪儿冰块以及玉手袭击之下,大屌更是怒目圆睁,头角峥嵘了。
  蜜雪儿也好不到哪里去,被杜洛爱抚到浑身发烫了。

  蜜雪儿之前泄了一次身,很想掰回一局,于是就转了个一百八十度身,与杜洛形成了六九姿势。

  她低下头用嘴中的冰块揩着杜洛龟头,一阵凉意马上从龟头直达杜洛全身,使他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蜜雪儿再接再厉,把龟头吞下,让它在自己嘴里与冰块贴在一起。

  这突然而来的刺激使得杜洛忍不住虎腰一挺,开始抽插起来了。

  蜜雪儿对此毫不抗拒,还唯恐杜洛不射般的使劲儿吸吮。

  遇上了这个小妖精,杜洛冲动了起来,简直就是把她那小嘴当成小穴般的拚命抽插。

  蜜雪儿在为杜洛激情口交的同时也摇了摇摆在他面前的下身,提醒他不要只是顾着自己享受,也要照顾一下自己的对手。

  身经百战的杜洛马上会意,立刻把蜜雪儿双腿掰开,伸出舌头攻陷她小穴。
  杜洛的口交技术绝对不输于蜜雪儿。

  在他的攻势下,蜜雪儿情动了,不停的把下身往杜洛嘴上靠,彷彿在暗示他加倍深入自己体内。

  杜洛当然是尽可能满足她的需求,舌头深入浅出,在她小穴里横冲直撞,很快就感到她体内开始涌出了一股清泉,把他喷了一脸。

  杜洛自己其实也是热情高涨,快要把持不住,满腔热情快将脱颖而出。
  他并不想就此草草了事,只好开口向蜜雪儿示警,「我快要射了!」

  蜜雪儿先用玉手取代自己嘴巴,然后才回答说,「那就射呗!」

  她玉手一紧,把套弄的速度加快,谋求让杜洛一射而后快。

  杜洛有点急了,只好实话实说,「我现在射了待会就没那么快能够屌你了啊!」
  蜜雪儿犹如一只小狐狸般的笑着说,「不会的!以你刚才的表现,你肯定很快就能够再战的!」

  其实杜洛很有信心自己可以在射精后很快勃起,可是他不想浪费弹药。
  他的如意算盘是要把这个胆大包天胆敢挑战自己的小妖精好好的教训一顿,狠狠地把她屌到泄身无数次,然后自己才光荣引退,如果这就射精的话,有可能稍后就会少屌她好一阵子了。

  蜜雪儿看见他一脸不愤,还以为他信心不足,于是又再笑着说,「如果你怕,那就认输吧!咱们算是一比一,ok?」

  她把这一场性爱当成了比赛,刚才两人在游泳池里面做爱时她泄身一次了,就算是输了一局,若是现在杜洛认输了,那两人就是各赢一局,打和了。

  杜洛也不与她争辩,心想反正待会自己把她屌个够本就是了,犯不着现在和她来个口舌之争,于是就点头说,「好的,就算是扯平吧!」

  听见杜洛认输了,蜜雪儿马上把套弄大屌的速度稍微放慢了,杜洛那汹涌澎湃的射意立刻降低了,变得受控了但快感却丝毫不减。

  杜洛不禁舒服到倒抽了一口气,「你这小妖精!到底是从哪里学会这一切的呢?」

  蜜雪儿吃吃一笑,「坏大叔,你那么好奇干嘛?你就好好的享受享受就行了!」
  杜洛一想也是,自己与这溷血小美女只是萍水相逢,可能明天大家就会拜拜了,自己也何必想那么多呢?于是他就闭上眼睛让蜜雪儿为自己手交口交。
  既然已经赢了一场,蜜雪儿的手法和之前有所不同了,大屌在她掌控下只感到一阵阵畅快,但却不会一泻千里。

  杜洛正在飘飘然的享受时,蜜雪儿突然停止动作了。

  他皱着眉头问,「又怎么啦?」

  他没有听见蜜雪儿的回答,但是大屌很快就被一个热乎乎的小穴套住了,原来这小魔女已经忍不住了,终于要与他真箇销魂了。

  杜洛等待这一刻已经挺久了,刚才在游泳池时他已经领教过蜜雪儿的紧凑,现在第二次交锋,他感觉依然强烈,犹如把剑插入一把窄小的剑鞘一样,使他激动了起来,虎腰不停的往上顶。

  「啊……坏大叔,你插得好深啊……」

  蜜雪儿小穴尽头不断的被龟头撞个正着,不由发出了诱人的叫声。

  杜洛嘿嘿一笑,「这只是开端,接下来还有更加厉害的!」

  杜洛此时已经睁开眼睛,看着蜜雪儿娇喘时的可爱样子,还有她那正在晃来晃去的乳房,忍不住伸出双手一把抓住那一对美物,尽情的又捏又揉。

  杜洛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突然间从地板上坐起来。

  他紧紧抱住蜜雪儿,然后一边屌着她,一边站起来。

  他抱着蜜雪儿走到一组沙发前,把蜜雪儿玉背放在沙发上,而他就抓住伊人小蛮腰,站在沙发前继续屌着她。

  别墅里虽然是开了空调,但杜洛还是汗流浃背,而蜜雪儿也是香汗淋漓,空调根本就无法把他们俩的热情降温。

  杜洛忽然感到龟头被一股炽热包围着,晓得胯下那小妖精又泄身了,于是出尽全力狠狠地屌了她十几下,然后虎腰一缩,把大屌勐然从她体内抽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大屌一和蜜雪儿小穴分离,她体内的分泌物马上喷涌而出,把杜洛胸膛和小腹都喷湿了,原来她竟然潮吹了。

  杜洛把还在喘着气的蜜雪儿翻过来,让她上半身趴在沙发上,而屁股就朝着自己。

  他先用手指挖了挖蜜雪儿小穴,把刚刚才到达高潮的她弄得娇喘不断,然后才再次把大屌塞进去,从后面袭击那小妖精。

  他屌了几下后看见蜜雪儿那白雪雪的香臀,忍不住伸手拍了她几下,同时得意洋洋的说,「现在是二比一了!嘿嘿嘿!」

  蜜雪儿此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只能喘着气说,「知道了……坏大叔……你……你……」

  生性不羁的杜洛马上学她,断断续续的说话,「我……我……我怎么啦?」
  蜜雪儿喘口气后总算能够把话说下去了,「你不要给你点颜色就开染房……
  我大不了与你同归于尽!「

  杜洛突然感到她小穴里的肌肉把大屌缩得死紧,然后又放松,一阵阵销魂荡魄的感受汹涌而来,使他失去了自控力,大屌开始抽搐了起来,正是射精的先兆。
  杜洛晓得大势已去,他咬一咬牙,狠狠地说,「好!那就同归于尽吧!」
  他鼓起馀力,拼了命的抽插,小腹不停的与蜜雪儿香臀碰撞,别墅大厅里因此响起了一阵阵肉体碰撞声,当然也少不了这一对欲火焚身男女的喘气声。
  其实杜洛也只是多插了二十来下,然后龟头就喷出了一股浓精,把蜜雪儿烫得高声娇呼,与杜洛一起共赴天堂了。

  杜洛射精后就趴在蜜雪儿玉背上,重重的压住她,直到那小妖精受不了了,开口抗议了才爬起来。

  两人激战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把欲望都释放了,满身大汗的两人自然而然的就想要洗个澡,把沾在身体上的分泌物都洗掉。

  蜜雪儿把杜洛带到二楼的主卧室里面的沐浴间,两人一起在花洒下洗乾净。
  蜜雪儿顺手拿起剃鬚刀,把杜洛脸上的鬍鬚都剃得一乾二净。

  看着杜洛那张乾乾净净的俊脸,蜜雪儿不由双眼一亮,「坏大叔,原来你长得还不错的啊!真的穷途末路了也可以去做个舞男,赚些女人钱!」

  她盯了盯杜洛那根大屌,「你做爱的本领与打架一样厉害,以你这天赋,嘿嘿,若是做舞男,生意一定会非常火红!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可以勉为其难做你的经理人?」

  杜洛也搞不清楚这个九零后是在夸他还是损他,只能呵呵呵大笑三声。
  经过了一连串的激烈运动,两人肚子都有点饿了。

  杜洛下去楼下走了一圈,发现了一个异常之处,就是竟然找不到一张照片。
  一般人都会在家里放一些全家福或许是旅游时拍摄的照片,可是杜洛只能在这别墅大厅墙上看见几幅山水画而已。

  杜洛心中微微一动,但是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他也不放在心上,直接到厨房里面找吃的。

  他在厨房找了一下,除了大数量的啤酒之外只找到一些方便麵.

  他耸耸肩,心想方便麵就方便麵吧,反正自己是打算要颓废下去,就先吃点麵条然后再灌些啤酒,再和蜜雪儿做个爱,以此结束这一天吧!杜洛是这样计划,可是蜜雪儿却另有打算。

  她赤身裸体的走入厨房,一手把正在准备方便麵晚餐的杜洛拉出去,「你有没有搞错?吃什么方便麵啊!我带你出去吃海鲜,然后去酒吧街泡吧!」

  杜洛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心想反正有酒喝就行了,他只是想继续沉沦在酒海,以此把一切伤心事尽数遗忘。

  杜洛正想要穿上自己那件髒到不得了的白衬衫,蜜雪儿就皱着眉头阻拦着他,「Nonono!你这衣服太破了!来,先随便套件T恤,我带你去买些衣服,然后再去吃饭!」

  被人嫌弃对于杜洛而言可真是个新的经验。

  既然蜜雪儿愿意掏钱为他买衣服,他也不介意。

  蜜雪儿自己穿了件黑色T恤再加上一条看起来破破烂烂,但实际上是名牌货的牛仔裤,再从杜洛行李中找了一件T恤与裤子让他穿上。

 两人整装就绪后就由蜜雪儿开着那辆玛莎拉蒂到槟城着名的景点新关仔角G
  urneyDrive为杜洛挑选衣物。

  新关仔角是槟城一条沿海街道,一路上有不少海鲜餐厅五星级酒店以及豪华望海公寓,在街头还有一家大型购物中心葛尼广场GurneyPlaza,正是蜜雪儿带着杜洛购物之处。

  蜜雪儿把车子停在地下车库后就把杜洛带到一家名店,为杜洛选了几套衣服。
  蜜雪儿很豪气的掏出一张信用卡,把钱付了后就让杜洛把一套蓝色衬衫以及白色卡其裤穿上。

  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换上了新衣服的杜洛一从更衣室走出来,店里的几个女导购员马上眼睛一亮。

  蜜雪儿自己也满意的点点头,「唔……不错不错,有潜质!」

  杜洛心知肚明,晓得那小妖精是在说自己有做舞男的潜质,只好一笑置之。
  「走!咱们吃饭去!」

  蜜雪儿牵着杜洛的手,犹如一双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走回去玛莎拉蒂,开到新关仔角的一家餐厅去。

  那家餐厅充满了热带风情,分为露天区以及室内区。

  槟城的晚上还算是凉快,加上那餐厅就在海边,有一阵阵海风迎面扑来,所以他们两人就选择了在露天区用餐。

  蜜雪儿点了各种各样的海鲜,有拷虎虾,咖喱大螃蟹,泰式蒸鱼等等。
  杜洛这几天其实吃得不多,每天都是以酒度日。

  面对着这些佳餚,他不禁食指大动,吃了一碗又一碗饭,一时之间连摆在面前的啤酒也忘记喝了。

  他狼吞虎嚥的吃相使蜜雪儿更加认为他只是个穷途末路的汉子。

  她伸出手指碰一碰杜洛手背,「坏大叔,你是什么人啊?来槟城干嘛啊?」
  杜洛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我四海为家,不晓得要到哪里去,几天前就闭着眼睛用手机APP买了张机票,就这样来到了槟城。至于来槟城干嘛?当然是享受这里的海滩啦!」

  蜜雪儿好奇的问,「那你之前是干嘛的啊?我的意思是……你有职业吗?」
  杜洛呵呵一笑,心想你这小妖精还想要把我起底,真的是搞笑了。

  他特意实话实说,「我之前是个特种兵,与一个国际犯罪集团斗争了好多年,现在退役了。在来槟城之前我是伦敦一家时尚杂志的摄影师。」

  蜜雪儿睁大眼睛瞪着他好一会儿后突然放声大笑。

  她这反应完全是在杜洛意料之中。

  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人们往往不相信你所说的真话,因为有时候现实比电影情节更加令人难以置信。

  蜜雪儿笑着说,「我觉得你这人若是做不成舞男也可以去做电影编剧!呵呵呵,特种兵?那你杀过人吗?」

  杜洛点点头,「当然杀过,而且还不少呢!」

  蜜雪儿还是不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那……你说说,杀人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

  杜洛摇摇头,「没有感觉。我杀人只是因为我要活下去,完全是一种生存的本能而已。」

  「好啦好啦,我不问了!笑死我了,我今天竟然遇上了一个特种兵!哈哈哈!坏大叔,我知道你身手不凡,但以你这相貌啊,说真的,虽然年纪稍微大了一点,不做舞男真的是浪费了!」

  蜜雪儿掏出信用卡,向服务员示意要埋单了,「吃饱了咱们就去泡吧,让你喝个痛快!」

  「好!」

  听见有酒喝,杜洛根本就不在意去哪里,于是就随着蜜雪儿上车来到了离新关仔角不远的一条酒吧街。

  杜洛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这里酒吧林立,随意一看就看见了好几家。
  「Shamrock,这是家爱尔兰酒吧,专卖爱尔兰啤酒。Uptown,里面有乐队表演中文歌曲。MonkeyBar猴子吧,这是个清吧,适合朋友谈天说地。」

  蜜雪儿一边开车一边如数家珍的向杜洛介绍那些酒吧。

  杜洛随口问,「那咱们去哪一家呢?」

  蜜雪儿此时正好把玛莎拉蒂停在一家大型酒吧前面,「第一次带你来这里,当然是去最火红的一家啦!」

  杜洛从车窗往外一看,只看见那酒吧外面高高挂着的霓虹灯写着大大的两个英文字SlipperySenoritas。

  他看了后喃喃自语,「狡猾的女人……嗯,好名字!」

  他晓得senoritas是西班牙语,意思是年轻的女人们,而slippery用在这里是解读为狡猾,就是说这酒吧的大名乃是狡猾的女人们。
  蜜雪儿跳出车外,把车子钥匙扔给酒吧门前一个黑黑实实的保安,「汤姆,替我把车停好!」

  那个汤姆伸手把车钥匙接了,还向蜜雪儿竖起大拇指,表示没问题。

  杜洛晓得蜜雪儿一定是这家酒吧的常客,不然也不会对这里的工作人员如此熟悉了。

  两人一步入酒吧,杜洛就看见酒吧尽头是个舞台,正有一支乐队在演奏欧美流行歌曲。

  舞台前面是一个舞池,而在酒吧中央是个长方形的吧台,客人都坐在围绕着吧台四周的圆桌子,都在喝酒或许是观赏着舞台上的表演,形成了一个酒绿灯红的画面。

  蜜雪儿把杜洛领到离舞池最近的一张圆桌,示意他坐下来。

  两人一坐下,不待蜜雪儿吩咐就有一个酒保把一瓶苏格兰威士忌和四个酒杯放在桌子上。

  杜洛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问蜜雪儿,「还有其他人加入吗?」

  蜜雪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当然啦!出来玩总不成就只是你和我?人多点玩得开心点!」

  杜洛对一切都抱着一阵无所谓的态度,听了后只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倒了两杯威士忌加冰,一杯给自己,另一杯就放在蜜雪儿面前。

  蜜雪儿举起酒杯,娇笑着说,「Cheers,乾杯!」

  杜洛举起酒杯与她酒杯轻轻一碰,「Cheers,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正想要把酒乾了时,一只手突然搭在蜜雪儿肩膀上,同时一把悦耳动听的女孩嗓音也从蜜雪儿身后响起,用着流利的英语说,「怎么今天不等等我们就自己先开始喝啦?」

  「就是啊!有了帅哥就忘记了姐妹,你这人重色轻友啊!」

  另一个女孩也从杜洛身后笑着说,她嗓音带有点磁性,虽然不比第一个女孩悦耳,但却别有特色,使人听了后有种骚骚痒痒的感觉。

  不用蜜雪儿多说杜洛也晓得来者就是她的姐妹们了,从两人嗓音可以听出她们年纪都不大,应该与蜜雪儿相若。

  等到那两个女孩走到他们前面坐下来时,见惯了美女的杜洛也不禁怦然心动。
  那两个女孩一个是留着长发的东方女孩,另一个却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
  长发女孩穿着一件红色吊带迷你裙,露出了一双修长美腿。

  在酒吧阴暗的照明下,杜洛依然可以看得出她拥有一身古铜色肌肤,显然是个喜爱户外活动的女孩。

  另一个女孩除了一头金发之外,连裸露在短袖T恤外面的玉臂上的体毛也是金色的,证明了她是个货真价实的金发美女。

  她高挑的鼻樑和一双厚唇与那一双碧绿色的大眼睛配合的天衣无缝,再加上玲珑有致的身材,使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起了床,的的确确是个性感尤物。

  蜜雪儿冷眼旁观,当然看得出自己两个朋友在杜洛心中掀起了波浪。

  她一边示意杜洛为她们两人倒酒,一边笑着说,「你们三个自我介绍吧!」
  杜洛一向都挺有绅士风度,马上伸出右手自我介绍,「嗨,你们好!我是杜洛,你们可以喊我阿洛。」

  那长发女孩甜甜一笑,也和他握握手,「阿洛,你好。我叫智雅。」

  蜜雪儿在一旁插了一句,「智雅是韩国人,两年前才来到槟城。」

  杜洛马上长长的哦了一声,心想难怪长得一副韩范儿,原来真的是韩国妞儿。
  另外那个金发少女自动向杜洛伸出玉手,「叫我Taylor泰勒吧!我来自Texas德州。」

  杜洛有点意外了,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酒吧里遇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

  他转头看了看蜜雪儿,那个小妖精向他笑眯眯的说,「我是土生土长的槟城人,只不过是个溷血儿而已。」

  四人聊了一会,大家都是年轻人(虽然杜洛年纪比其他三人大了十来岁),很快就熟络了。

  智雅喝了一杯酒后突然向蜜雪儿单一单眼,「最近时常看见你熘出来玩,你爸比去了哪里啦?」

  蜜雪儿吃吃一笑,「你就别说我了!如果你们的爸比在槟城,你们两个也不可能出来鬼溷吧!」

  智雅和泰勒一起大笑说,「彼此彼此!哈哈哈!」

  听到这里,杜洛隐隐约约感到她们口中的爸比并非她们真正的爸爸。

  他虽然约莫猜到了真相,但毕竟这是她们三人私隐,她们不说,他也不问。
  此时舞台上的乐队演奏完一首歌后主音歌手就向观众鞠一鞠躬,「我们第一个环节已经结束了!希望一个小时后我们再上舞台时依然能够看见你们!」
  那主音歌手一说完,酒吧的驻场DJ就开始播放节奏强劲的舞曲,不少人立刻涌到舞池里尽兴热舞。

  智雅在杜洛耳边大声说,「这里是乐队与DJ互相交替,乐队表演一个小时,然后DJ接手,一个小时后又轮到乐队上台。」

  杜洛点点头,「原来如此。」

  在近距离之下,智雅的体香扑面而来,使他不由心中一荡。

  智雅向舞池瞄了瞄,「走,咱们跳舞去!」

  对于美女的邀请,杜洛怎么可能会拒绝呢?他马上跳起来,牵着智雅玉手往舞池走过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