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欧克牧场物语】(15)【作者:gda20456(悠哉闲人)】
【欧克牧场物语】(15)【作者:gda20456(悠哉闲人)】
字数:11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

  这天下午牧场外的森林小路中驶来了一辆马车,车体上附有华丽的装饰,车体的材质看来也十分高级。

  马车慢慢驶来停在了牧场外的草地上,驾驶着马车的车夫从前方座位上下来,一身黑色斗篷盖住了身体全部特徵,一切都被遮掩了起来。

  车夫从座位上拿起了只拐杖,拄着枴杖向那座破烂小屋走去,一边打量着周遭的环境。

  当快要靠近门时,听到了另一头传来了阵阵热闹的欢呼声,车夫迟疑了下放弃了敲门的打算,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此时在牧场附近小湖旁,绿色皮肤的壮汉正拿着一根钓竿在钓鱼,只见鱼线十分紧绷正是有鱼儿上钩的模样。

  欧克紧握着钓竿不敢有一丝放松,鱼线在水面上不断移动像是要切开湖水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湖面下生物的移动速度也逐渐趋缓,但欧克依然保持着同样姿势双臂上肌肉紧绷,面色也十分僵硬难看,两脚也陷入湖边湿软沙土中。
  「哦哦哦……这条臭鱼……我不信你还能撑多久!」

  欧克缓慢却有力的将钓竿慢慢往上拉起,逐渐打破了僵持。

  随着钓竿的拉升,欧克一步一步往后退去,湖中的猎物也逐渐被拉上了湖面。
  与想像中的大鱼不同,咬着鱼钩的生物虽然像是一条鱼一般全身佈满鳞片,却有着类似人类的粗壮大腿,像鱼一样的头部上厚实的嘴唇被勾子勾住拼命挣扎。
  「给……我……上来!」欧克大声一喊,将鱼竿拉至头顶,连湖中的生物也一同拉了上岸。

  钓上来的生物莫名诡异,直观来说就是一尾鱼长出了人腿在岸上行走,腰上还挂着一个粗鄙面貌的男子,男子也如同鱼一般只有双脚而无手臂,只能用双腿牢牢固定在大鱼身上,微微看身上也有一些零散鳞片。

  「鉴定」

  种族:双足草鱼阶级:普通介绍:水中魔物的一种,就算在陆地上也能奔跑的鱼类魔物,粗壮的双腿能够进行踢击

  鱼人上岸后一双呆滞无神的鱼眼望着眼前的欧克不断喘气,看来经过僵持被钓上来后体力没剩下多少了,牠的半身那个丑陋男子也在一旁尝试着用嘴将鱼钩取下,不过看来没什么作用就是了。

  再度将鱼竿用力一拉,草鱼便被拉了过来,只见欧克扔下钓竿用力向魔物挥出一拳便将鱼人的脑袋敲破。

  「轻松!这种魔物根本就是废物」边说边捡起了魔物遗留下来的鳞片与鱼肉,顺手在将男子封印进卡片中「晚餐有着落了!总算可以吃条鱼了,最近吃肉吃的都烦了!」

  在收拾战利品的同时车夫也从后方走了出来并鼓起了掌「简单有力的一拳,真不愧是强壮的欧克战士呀……请问下您是悠哉悠哉先生吗?」斗篷中传来一个老汉的声音。

  「是的我就是……请问你是谁?」

  「哼恩……怎么说呢?初次见面……我只是个微不足道帮人运送货物的送货员而已」男子默默的说道并且挥舞拐杖指向了马车的方向「您所订购的货物已经安全抵达了,请来验货签收吧」

  我与车夫回到了马车旁,只见车夫拿着张卡片往门旁的一道裂缝划下,门缝中闪过丝红光后门便自行开启了。

  「这是为了防止货物被抢走而特别设置的锁,这辆马车为了保护货物,设计上也能承受一定程度的攻击」车夫向我解释了一下。

  「我们可以下车了吗?」车内传来一阵冷漠的女声「应该可以了吧……坐车坐好久呦」另外又接着传来另一女生打哈欠的声音。

  「当然可以啰女孩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下来让你们的主人检查一下吧」车夫温柔的回道。

  车夫话说完后从车上走下来了两位少女,一位拥有着乌黑长发的高挑少女与拥有白色长发的可爱小萝莉。

  「咳咳……让我再次确认一下,种族欧克而名字是悠哉悠哉对吗?」车夫拿出一张单子向我确认身分,上面有印着我的资料和相片。

  「没错我就是」我递出我的冒险者卡片给车夫查看。

  「确认无误……您订购的奴隶已经送达,请确认下她们的资料」

  「人类奴隶艾拉20岁,拥有经营牧场的专业知识」

  「矮人奴隶拉亚·石磨11岁,技能有锻造轻型金属护具、日常器具锻造、刑具制造、珠宝研磨、钝器使用对吗?」

  我看着眼前的两位少女,与当初看到的投影一模一样,又接过单子看了看上面的资料简介后点了点头。

  「那就没问题了,请在这边与这边签名,还有这边和这边几个打勾的地方签名」车夫拿出一叠契约要求我在上面签名。

  看了下大概内容就是确定所订购的奴隶符合要求,还有一些售后服务与确认转移主人资格的事项,我确认后签一签后便将契约还给了车夫。

  「那这样子交易便结束了,祝您凡事愉快……多加关照」车夫说完就驾着马车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总之……先进屋里吧」两位少女默默的站在那边不出声,我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只好先都叫进屋内。

  「是的!主人」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屋内两名少女分别拉了张椅子坐下,我对着比较年长的艾拉说「总算等到你们了!觉得这间牧场怎样?」

  「很破旧而且明显没什么效率,养的牲畜太少了品质也低等」艾拉回想了下说道「髒~又小而且臭臭的」拉亚也捂着鼻子了当的说

  「真诚实呀……不过我原本就打算改建这间牧场了,但我要听取下你们的意见,这边就艾拉你应该对经营最了解吧,新的牧场设计就给你了」

  「至於拉亚你作为一名铁匠,我会叫艾拉准备一间锻造室给你,有什么要求就跟艾拉说知道吗?」

  「至於预算方面……大约是这样,就先交给你了,工程方面的话找镇上一位叫做里尔的人,他应该会算我们便宜点」我将一张存有现金的卡片交给了艾拉。
  「这样子吗……我会努力设计一座良好优秀的牧场的……亲爱的主人」接过了卡片后艾拉微微的鞠了个躬。

  「主人主人!那拉亚我想要一座高级的锻造室,要火力强的炉子和……」拉亚急不可耐的从椅子上跳起,爬到我身上抱着我像我请求。

  「可以呀,锻造室里的设备器材你去跟艾拉讨论反正我不懂这些,你们都讨论好后再给我看做决定就好了」将爬在身上的小萝莉抓起来摆好放在大腿上。
  反正有专家在就交给专家做就好了,希望她们对得起自己的价钱……小女孩身体就是软呀……

  「没问题……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先跟您确认下,比如房间数目与……」
  「那就……」於是一些房子的基本大概还是先互相讨论了下。

                第二日

  我带着艾拉和拉亚的到镇上去,想说先帮她们准备几套换洗的衣物,她们来时没带任何的行李与物品,奴隶的生活所需依照当初的合约看来都由主人提供。
  另外就是带她们熟悉下环境,毕竟往后可能要自己来镇上办事。

  或许是从出生后就被控制活动范围,很多事情都只能从书面上或者课堂上听到而没有亲眼见过,两人对很多事物都很陌生,连整晚都很冷静的艾拉也有点无法控制情绪,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极其兴奋。

  「那个就是半人马是吗?第一次看到耶!」拉亚指着拉着马车路过的半人马说道,只见人马嘴里塞着口球,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只漏出身前贫瘠的胸部,脖子上项圈的锁链被驾车的人牢牢拉住,不时的用皮鞭抽打叫唤前进。

  「这就是真的拘束器吗?比脑中被灌输的知识看起来还痛苦耶,原来这边要这样子加工呦?」

  「那女人为什么不穿衣服呀?还被锁链牵着」亚拉开完人马后又指着跪在地上爬走的女人。

  「你忘记了吗?那个就是所谓的母狗呀,是藉着扮成宠物的样子娱乐主人的姿势呀」

  「可是她没装尾巴呀,我印象上课有教我们要装上尾巴和耳朵才是正确的姿态」说着小萝莉趴下用手做出耳朵和尾巴的样子来形容。

  「那可能没夹紧掉了吧……所以如果我们也装尾巴要记得夹紧,不然会害主人丢脸的,身为奴隶的我们一言一语与姿态都会影响到主人的」

  「嗯嗯!是的艾拉姐!」

  两人像我初次来一样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不过又有点差别,我是平常没看过这种景象,她们则是只听说过而没亲眼见过。

  「这就是主人您所生长的地方吗?」艾拉跟随在我后方向我询问「恩……很混乱吧?」

  「不知道……我们出生后都是住在专属的房间,只有在出货的时候才能来到外面……」

  「几十年都待在同个地方,不会无聊吗?」

  「是的……几乎都是在一个房间内,整日都是在接受着如何服侍主人的课程,还有根据个人才能所分配到的专业课程」

  「所以会有其他人来帮你们上课吗?」

  「我们除了必须接触到实物的课程外是无法与其他人接触的,上课是採用自己看书本与影像的形式」艾拉回想了下说道

  「不过拉亚练习锻造时是有老师在旁边教导的呦,不过听说都已经被阉割过了,所以很安全的」拉亚笑嘻嘻地在一旁补充,顺手做了一个手掌挥下的动作,真不知道她知道这动作的意义吗?

  「是吗……」

  「请主人不用多虑……我们都还是处女,而这身体每寸肌肤都未被男人所碰触过,侍奉您所需的技巧我们是经过梦境学习的」艾拉怕我觉得她们不乾净连忙解释。

  听起来培养一个都很麻烦的感觉。

  闲聊中来到了镇上的服装店,店外面站着几位穿着不同的模特,每隔一阵子便会换上新的衣服做宣传。

  「好可爱的小姑娘们呀!今天想买些什么样的衣服呢?」

  走入店内一位老先生走了过来,但却直接走向了奴隶两人忽略了我……
  而听到想买什么衣服时,两位女奴则快速转过头来看着我,看来不管是什么女人都很喜欢买衣服呀。

  「这位是……父亲、恋人、上司?」老头也转过头来询问「是她们的主人……怎样?」我回道

  「年纪轻轻久成为奴隶吗……真可怜呀……好白菜都被欧克……」老头摇摇头说,那眼神让我想捶他……

  「那你们自己去挑选几件平常穿的衣服吧,至於拉亚你工作时穿的衣服需要特别订制吗?」我对女孩的衣服不熟还是给她们自己挑好了,给我挑大概都会变成穿泳装吧。

  听完话后两个女孩兴奋的开始挑选衣服,艾拉直接走向了与原本穿在身上像是类似办公服的区域走去,而拉亚则直奔童装的架子。

               过了一会

  「主人主人!你看拉亚可爱吗?」

  拉亚换上了一身轻薄的小洋装,纯白的露肩小洋装衬托着她淡黑色的肌肤,洋装下平滑的小腿套着蓝白相间的长袜很是可爱。

  「不错呦,拉雅亚很会挑衣服呀!在去多挑几件吧」我拍拍小萝莉的脸颊说。
  「嘿嘿~再多夸讚人家一点」拉亚害羞的笑着,不自觉的扭动着身体。
  「老闆你这有适合铁匠锻造时穿的衣服吗?」我问老头子询问,这间服装店看来有贩售各种套装的样子,甚至还有比基尼和史库水的说。

  「锻造呀……铁匠那种要专门订制,我这边只有普通的衣服耶,小兄弟要帮你订作一套吗?」老头看了下库存后,有点抱歉的对我说。

  「不是我要穿的,是那个矮人女孩要穿的」我指向还在挑衣服的小萝莉说
  「是吗?矮人小姑娘呀……真看不出来呀……真少见……小姑娘你过来下」老人向拉亚挥了挥手示意要她过来。

  「乖女孩……两手抬高……对对……不要动呦……」老人拿出了一卷卷尺仍向了拉亚,卷尺飞起缠绕在了萝莉身上穿梭,没多久老头就纪录好了拉亚的三围。
  「嘻嘻!!好痒呀!」拉亚抓着刚被卷尺卷过的地方说道

  「量好了,那我晚点就开始缝制吧,算算时间应该明后天就会完成了,到时你在来取货吧」老人计算了下时间说。

  「主人我挑选好了,因为不知道您的喜好所以我各种风格都挑选了几件」
  没多久艾拉也选好了衣服,与亚拉不同选择了好几种风格,不管是性感还是可爱、清纯还是淫荡的都有,另外就是与身上类似的办公服数套了。

  「拉亚也都挑好了喔!」小萝莉也捧着一堆衣服跟在后面

  「好好好……老闆结帐!」我将卡片递给了老人结帐,这些衣服竟然那么贵,她们还真会挑呀!

  老闆将衣服折好后放入袋子中交给了我,结帐完后衣服的外观也纪录到了我的衣柜中,这样子来看换外观搭配还蛮简单的吗。

  在接下来要去哪里呢?先把常用到的地方都逛一圈好了。

  我带着两只奴隶在镇上闲晃,毕竟也住一段时间也算蛮熟悉的了。

  「阿恩……主人我们接下来还要去哪」拉亚舔着路边贩卖的冰淇淋问道。
  「牧场的产品在加工……管道……定价……好冰呦……」艾拉则是边走边思索着如何将产品在加工贩售,看来是职业习惯了吧。

  「酒馆、道具店、还有交易行这些地方都去过了,至於镇的另一边你们就不要靠近了,那今天就先回去吧」想了想她们只要知道这些地方就够了,其它时间基本还是待在牧场好了。

  「遵命!呵呵」两女异口同声喊道

  主奴三人提着大包小包的日常用品回到了牧场,待遇比起原本买的两个便宜奴隶好多了,那两个只能先睡在地下室,还要负责所有的杂事,反正饭菜是管饱的饿不死。

  「主人!主人!不好了!牧场里那几只奶牛都不见了」卢拉从牛栏里跑了出来,刚巧碰见了归来的三人。

  牛栏里空无一物,原本游戏开始就养的几头奶牛已经消失不见,连配种用的公牛也一同失踪了。

  「我刚刚想要将新挤出来的乳汁收集起来并且换上新的药剂,可……可是一进入牛栏中……却发现牛都不见了……不是我放走的呀!」

  「请不要惩……惩罚我……主人……呜呜……不是我杀的……」卢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解释着,不知道为什么魔物们不见了。

  艾拉走进牛栏中四处张望了下,又检查了散落在地上的挤奶器「看来不是她的过失呢主人,从器具在地上位子看来是突然消失的,根据主人之前介绍的时间来算,应该是魔物的寿命到了」如此解释着

  「寿命?」

  「魔物如果没进阶或进化的话,寿命到了也跟人类一般会死亡消失,当然根据强弱和种类寿命长度也有所不同」

  「不过低等魔物大都无法生存太久,大致上就一两年左右,这也是魔物们急於繁殖留下后代的原因」

  所以魔物才形成这种生态呀?生的快也死的快

  「当然变成卡片后就不能用野生魔物的标准了,毕竟在契约时他们已经算是死了,之后只是寄宿在主人身上而已」

  「另外这种人类培养成的家畜类魔物寿命尤其短暂,也因为无法战斗变强,大概一个月寿命就耗尽了……」艾拉继续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样子就能解释为什么魔物明明猎捕人类繁殖很快,但野外虽然危险但遇到的魔物数量不会无穷无尽,但就是不知道魔物玩家有没有寿命限制。
  「痾……既然不是你的错那就不要害怕了,去继续做家事吧」我安抚了下挥了挥手叫她离开

  女孩鞠了个躬就回木屋去了,我也不想趁机欺负她什么的。

  「反正整座牧场都要重盖了消失了也没差,省下到时迁移的麻烦,那么……艾拉你就早点将改建图画出来吧」

  「是的主人」

  夜晚的小屋中,主奴五人坐在餐桌上吃饭,晚餐是简单的煮青菜和烤肉而已,毕竟目前手下没有善於做菜的人。

  艾拉慢条斯理的熟练运用刀叉将食物切成碎块放入口内,而拉亚则直接叉起肉吞入,其余两位则是在一旁拿着麵包啃食。

  「话说你们原本是怎样成为奴隶的呀?」我打破进食的宁静询问在场的四位奴隶。

  话语刚落餐桌上的气氛瞬间僵硬了下,四位女人互相看了看其余几位,像是用眼神交谈一样,没多久决定出了顺序一样,由年纪最大的雅江开始开口。
  「痾……报告主人……有一天我居住的村落被魔物摧毁了,混乱中我拼命逃出魔物的狩猎,可是途中遇到了这国家的补奴队……就这样被戴上了项圈,卖给了奴隶商人……」雅江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边回想着逃难被俘与被贩卖的经历……

  「不过因为我已经快三十了……只会做些简单的家事,而且我的身材和长相实在是太普通了,所以一直卖不出去……我好害怕我会沦落到繁殖场……好险主人挑中了我呜呜呜……」像是在庆幸自己逃过一劫,雅江双手捂面的哭泣。
  「卢拉我呢是被妈妈带到胖老闆这的,听妈妈说我可以换到家里三个月的粮食呢!」卢拉是有着黑色短发而且很有精神的小姑娘「不过我没有听过繁殖场是什么耶,我卖不出去也会被带去那边吗?」

  「如果你太久没被买走的话也会的……那边是奴隶商人口中废物与赔钱货的处理厂……」

  「我曾见过一次里面的景象……壮汉将女人拖着拉进了房内,说着畜牲是不需要穿衣服的直接将女人衣服扯烂撕成碎片,用烙红的铁块直接在背后烧出一个X后踢到水池中」

  「然后另一个壮汉会将她从水中捞起,趁昏迷的情况下从口中灌入药剂,最后将女人扔进一旁的小房间内」

  「屋子里有各种小房间,放养着各种魔物,我亲眼看见过几只满身油腻的猪头人将大肚子的女人扔出房外,还有身上爬满各种虫子的被从房中被拖了出来,无一例外都已经怀孕了」

  雅江沉浸再回忆中不自觉的发抖,看来当初的画面一定给她很深的恐惧。
  「好恐怖……噁心……身为女人……不……身为人的尊严都没有……」
  「那边只是商人为了繁殖魔物来贩售的场所,被烙上印记的女人只能在各种魔物奸淫中怀孕,生产完后再被扔进下一房间中重複直至死亡……」

  卢拉听完也受到了震撼,想到自己差点也可能被送入繁殖场……

  「那艾拉你们两个呢?」我转头问这两个高级的奴隶。

  低等奴隶这样子也算废物利用吧?我原想说这两个没事情时,未来也能进入牛栏加减配种,我还记得当初冰淇淋说过的女人和公牛配种能生出牛头人的事呢。
  「我们两个没那么惨~虽然不记得当初是怎么变成奴隶的,但有记忆开始我们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和照顾,而且还依照个人专长分配适合的老师」艾拉说
  「对呀!我们每天照表学习、吃饭、锻炼,在梦中也会有梦魇姐姐教导我们怎样可以让男性有最大的快感,怎样的娇喘可以使男人心神荡漾呵呵」拉亚看着我舔了舔嘴唇。

  「主人您想今晚试试看吗~」艾拉推开了椅子从座位上起身,拉起了短裙露出一双洁白的大腿,中央黑色蕾丝的性感内裤包覆着那敏感地带,像是一次做这种动作艾拉脸颊泛起丝丝红晕耳垂也微微发烫。

  「呵呵……没问题,你都这么说了晚点我就嚐嚐看味道」我伸手抚摸了一下艾拉裙下的私密处,当触碰到时她像是被电到般抖了一下。

  「呜姆……那今天就让给艾拉姐姐吧,主人明天要选我呦」拉亚听到后不服气的噘起了嘴巴「要不是我今天穿短裤……我一定……比较快……哼」

  「好好明天就换你不要哭,这样子不可爱呦」我捏了捏拉亚的肉肉的脸庞。
  「至於雅江和卢拉你们两个……就认真做家事吧,工作表现好的话我也不会随便抛弃你们的」我对着收盘子的两人说道

  「谢谢主人」

  就寝时间时,我将艾拉带进我的房间内。

  艾拉依旧身穿当初来时的套装,白色的衬衫外套着蓝色的小背心,一条红色的领带紧贴着胸前的起伏,下半身则是件烫的整齐的纯白百褶裙,洁白的小腿上裹着洁白的长袜。

  艾拉跪在床上转身而去,轻巧缓慢的拉起裙子两端,随着裙子慢慢拉起,下方显露出黑色蕾丝包覆的紧实臀肉。

  「主人……我准备好了……」从艾拉身前传来轻微的呼声。

  啊啊好诱人呀……

  我从背后靠近她,将脸接近脸庞闻着发梢传来的香味。

  「比我之前看影像感觉起来还大呀!」

  伸出手来从后方搂住她解开了衬衫上的钮扣,探进去玩弄那调皮地小兔子,当我搓揉那对顽皮的白兔时,能听见口中细不可闻的喘息声。

  「嗯……唉唉……唉……我是穿衣服看起来比较瘦的……」

  「呵呵那要不以后衣服不用穿了?」我用力一捏那对顽皮的白兔说道「啊啊……主人你好坏……」

  亲吻女人的后颈,舔舐那鹹鹹汗液,让刚吃完晚餐的我又有点感到飢饿了。
  艾拉双手向上一伸搂住了我的脖子轻声吐出「主人……」

  「摧残……我吧……」

  娇媚的语气混合着一股香气袭向我,瞬间感觉抱在怀中的尤物全身一软摊在了我胸口。

  我顺着后颈用力地亲吻,从脖子到双乳都让我留下了紫黑色的吻痕。

  「咿……嗯……主人……恩哈……痛……」艾拉紧闭着双眼默默流出一滴眼泪,轻声的求饶反而让人兽性大发更想摧残她。

  「小骚货叫的那么销魂做啥呢!」我将她转过身来放在了我的腿上。

  我用力咬吻着那对可爱的乳房和两粒乳头,在上头留下一排又一排的牙印,而女人只是每当我咬下时发出娇吟声「恩………不要……」。

  「你的胸部不大可是够软!而且形状不错呀小骚货」我一头埋进艾拉胸中往深处进攻,而女人抱着我不断娇喘着,而同时又像是受不了被种草莓的痛痒,指甲在我背上不断留下抓痕。

  「您能满意……啊啊……就是对我最高的宠爱了……啊啊好大呀……」
  艾拉坐在我的腿上,感觉到一根热热的棍子逐渐伸长顶在了自己肚皮上,虽然头无法低下却还是知道是什么东西顶在自己身上,感叹了下主人的伟大,双手温柔的抚弄着巨大的肉棒。

  「好热呀……主人您的肉棒真棒……呀嗯嗯嗯嗯啊啊」女人双手努力的套弄着,可肉棒依然挺立甚至越来越粗,我故意顶了顶腰让肉棒在女人内裤上摩擦。
  「呜……比之前训练用的假人还大……主人……人家快……受不了……快让骚货成为真正的女人吧」边说边摆动着腰部配合我来回摩擦,。

  「那么心急呀?晚上还长得很呢!」我用力一拍艾拉的屁股,就听到一阵娇吟,我感觉我胯下像是被水泼到一样凉凉的,没想到艾拉那么敏感。

  其实我不知道她们这些女奴受训时,为了保持处女的价值而又必须学习如何侍奉男人。

  只能经由之前所说的梦魇或梦魔之类的魔物,经由夜晚时进入梦境后来进行调教,而现实平常则是连自慰都不允许的。

  但这种方法有一个缺点就是精神和肉体不同步,而且梦境毕竟无法呈现完整的感觉,所以实际上肉体是保持着飢渴的状态,被异性轻轻刺激下便十分敏感,这也被当作是卖点所以奴隶商人便也不会特别去处理。

  「我~要~」

  如点燃炸药一样,一句话引爆了我剩下的理智,将艾拉压在了身下,大手一挥就将身下女人的衣物扯掉,轻轻一拉剩余的内衣裤便也成为了破布扔在了一旁。
  「我终於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艾拉娇媚地躺在床上,浑身上下赤裸着,只有脖子上绑着一条镶着宝石的丝带,看着眼前粗壮的主人兴奋的喘气,她毫不顾忌的张开大腿,从小就开始被调教学会做爱后,虽然在梦中也被各种生物抽插玩弄,但从梦中醒来后快感也会一并遗忘,导致自己时常感到一阵阵空虚……

  我将女人压在身下后,立刻准备提枪上阵直捣艾拉的深处,毕竟看来她已经准备好了,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我期待着我的进入。

  对准那湿湿的洞穴用力一插,只感觉像是撞进了硬实的石块里,每想前进一点都有坚实的阻力,没想到她是这么的紧实,我慢慢的前进随着肉棒的插入,艾拉也不住的痛苦呻吟着。

  「好……痛呀……主人……啊啊……停下……亲爱的主人……呀呀呀!」没想到第一次会如此巨痛,艾拉印象中被肉棒插入应该是十分舒服的事情,但她没想到自己紧实的阴道被欧克粗壮的肉棒一插,撕裂的肉壁带来强烈的痛苦。
  「忍耐下!等会就舒服了」欧克连忙安慰身下的女子,毕竟看到床伴满脸泪花的样子谁都会心软吧。

  「呃呃……好粗……好痛呦……呜呜呜呜……啊啊呀!!」

  「痛痛……痛……被贯穿了……我被贯穿成两半了吗?呀呀呀呀!」

  不想慢慢的撑开肉壁,这样感觉只是给艾拉更多痛苦的感觉,我硬起心来奋力地捅进去,只感觉撑开了包覆着紧实肉壁与捅破了一个厚实的膜,而艾拉则是痛苦的尖叫着,手脚无法控制的摆动。

  只要突破过一次,后面就轻松多了,慢慢地将肉棒拔出也让艾拉休息一下,墨绿色的肉棒上沾满暗红色的鲜血与透明的黏液。

  「啊啊啊啊……主人抱歉……我……我……刚刚不应该表现成那样……实在愧对以前的训练……」从破处的痛苦中回复过来的艾拉,回想起自己刚刚的表现就十分自责,不只没有完美接纳主人的肉棒,并且没让主人有最好的享受,还叫的像是杀猪一样……

  「没关系这是你的第一次嘛!不过接下来给我好好表现!」我搓揉着艾拉的脸颊原谅了她,并将肉棒顶在了她脸上。

  艾拉看着沾满自己破处的鲜血和淫液的肉棒,心神领会下抬头开始细细将之舔舐乾净,看着女人乖巧的伸出舌头细舔的样子让人更加心痒难耐了。

  随着艾拉将肉棒上的污秽一丝丝的舔舐吞入,肉棒也在她舌下兴奋的抖动,女人舔完后也没有停止而是将龟头缓缓吞入口中。

  口腔包覆着龟头,舌头则游动在四周抚慰着缠绕着像有生命一般灵活,摆脱了破处的痛苦,艾拉开始展现自己的舌技尽最大的技巧带给主人最好的享受。
  我最喜欢看女人吞嚥肉棒时的表情了,不论是细细品嚐还是整根塞入后奋力吸吮脸颊凹陷都让人感到愉悦。

  看着艾拉努力的口交,我也一寸寸的挺入到她口中,没想到艾拉也配合着改变舌技完全没有阻碍的整根吞了进去。

  我也发现不只舌头与口腔,艾拉连喉咙的蠕动都能控制,在她口中我肉棒的每一寸都彷彿沉溺在果冻里一样,柔软而又Q弹的快感「喔……啊……这个太舒服了……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

  「嗝……」

  在艾拉的嘴中,撑不了多久就缴械投降了,直接将浓厚的精液射在了喉咙中,当我拔出肉棒时「多谢主人的招待……十分美味」艾拉舔了舔嘴唇说道

  「你口交的技术还真厉害呀……」我看着吃完精液继续抬起头来亲吻肉棒的女人说道,这次艾拉没有吞入肉棒而是一口一口的亲吻着,并且一边用手按摩着两颗睾丸,在她手中刚射完感觉有点空虚的囊中又开始慢慢有活力起来,感觉又能继续来一发了。

  「再来吧主人!我这次一定可以承受住的!」艾拉害羞地看着又挺立起来的肉棒轻声的说,女人躺下并再度张开了大腿,原本滴着血的小穴又展现在面前,不过比原先紧闭不同已经有一丝松动了。

  「不错不错,果然还是很紧实呀!」我将手指插入小穴中,随意活动了下果然感觉又紧又舒服肉壁牢牢的吸附手指。

  举着靠刚刚艾拉的技术又充满精力的肉棒,准备再度一探那紧实幽暗的深远没想到刚准备入洞时。

  「咦?」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难道……主人您想玩捆绑play吗?」艾拉娇羞的说

  突然间我身上串出大量的藤蔓,每一条藤蔓都朝艾拉袭去,可是我没印象有叫藤藤出来呀?

  藤蔓顺着女人的手脚移动,没几秒就将艾拉的身躯牢牢绑住,在藤蔓的捆绑中被束缚的女体各个部位都特别明显,乳房与臀部都被勾勒出来,而脸则是连同嘴一起被藤蔓堵住,艾拉只能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

  艾拉手脚被束缚住后也不害怕,还想着主人要玩捆绑play,就算眼睛与嘴巴都被盖住了还是努力的想配合主人,而扭动着身躯喘息。

  藤蔓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蔓延,没过多久便在艾拉身题上方凝聚成了一个女体。
  「主人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藤蔓凝聚成藤藤的上半身而下半身则依然还是藤蔓并捆绑在艾拉身上,藤藤放声怒吼做势要掐死身下的艾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